www.33kcd.com_www.33kcd.com-【及多元化】

来源:黄益平:建议IMF客观评估发展中国家政府与市场分工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11:13:51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这些大城市迎来“零门槛落户” 会影响楼市限购吗?#标题分割#人工智能朗读: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4月30日讯4月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提出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根据《重点任务》,此次公布的户籍政策具体涉及三类城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前两类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或针对部分群体实施“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共涉及近70个城市。这是否意味着今后非本地户籍人口通过零门槛落户的方式,便有可能直接在这些城市买房,令限购徒有虚名?“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落地以后,如何避免一些热点城市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59城迎来“零门槛落户”此次《重点任务》推动的户籍改革政策亮点纷呈,亮点之一是提出了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这些城市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进入“0门槛落户时代”。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有具体名录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2019年1月24日最新公布的《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Ⅱ型大城市”共计59个,在这些“零门槛落户”城市中,既有包括如石家庄、合肥、福州、南昌、贵阳、兰州、西宁、太原、长沙、海口、乌鲁木齐等一大批省会城市,也不乏今年以来楼市显著回暖的合肥、苏州、无锡、南通等城市。记者注意到,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石家庄出手最快。在《重点任务》未出台前的3月份,石家庄已经出台文件彻底放开户籍制度,你只要拿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就能“零门槛落户”。可以预判的是,随着《重点任务》的下发,会有更多的省会城市跟进。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此次59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能否对非户籍人口产生较大的吸引力?学界的看法并不一致。“如果按照城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按照城市吸纳农村进城人口的能力、容量和意愿来看,具有吸引力的还不是这些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更具有吸引力,毕竟这些城市在教育、医疗等方面保障条件好,工作机会多,吸纳能力也会更强,我建议这类城市才更应该全面放开;只是在过去,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普遍设置的落户门槛比较高,现在出台政策是明确要求这些城市将落户标准降下来。”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沈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也有不同看法。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孙久文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100万—300万人口的城市,才是我国未来最有发展前景的城市,这一批城市数量多,不像小城市那样分散,有一定的聚集效应;而且还没有北京、上海等特大超大城市过于严重的城市病。“如果能够进一步提高这部分城市的质量和公共服务水平,而不是刻意地为增加人口而增加人口,毕竟增加人口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我们更多地应该从提高城市的质量出发,把这部分城市建设好。”10城放开放宽落户条件,抢人大战致户籍作用减弱《重点任务》的另一个亮点是,要求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应当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关于“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Ⅰ型大城市”有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杭州、济南、青岛、郑州、昆明、西安,共计10个,其中不乏国家中心城市郑州和西安,以及目前国家中心城市的有力竞争者沈阳、杭州和青岛等。根据文件规定,上述这10个城市将“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从字面上分析,这个表述显然比Ⅱ型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尺度略小,但是关键的提法就在Ⅰ型大城市将“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群体”都包括哪些人?国家发改委规划司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重点群体指的是,在城镇稳定就业生活的新生代农民工、在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人口。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以来出现的“抢人大战”,最积极就是这些Ⅰ型大城市。孙久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这些城市之所以积极“抢人”,跟这些城市处于更高档次的发展目标有一定关系,“这些城市希望吸引到一些更高层次的人才,同时也希望能够吸引到更多的青少年劳动人口,这对城市自身的发展有一定好处。”此次《重点任务》透出了一个重要信息是大批大城市户籍放开,大批城市“零门槛落户”,以及一些优质资源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物以稀为贵”,当这些城市敞开大门,难免让户籍的价值尤其是为吸引人才开出的砝码大打折扣。“在未来的人口争夺战中,户籍已经不再是一个吸引人才的重要法宝。因为除了北上广深,很多大城市都放宽了落户门槛,因此,在抢人大战中,户籍筹码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孙久文说。放开户籍令影响限购吗?记者梳理59个Ⅱ型大城市发现,至少有13个城市颁布过限购政策。在10个I型大城市中,无一例外均颁布过限购政策。这些限购政策普遍规定,外地人要在这些地方买房需要缴纳1—5年的社保或个税。数据显示,存在限购门槛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正在经历全面降温。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销售数据看,2019年1-2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3.6%,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10.6%。如今,全面取消或放开放宽落户限制的政策下发,似乎为我国的房地产下了一场及时雨。想想看,从今以后,外地人在这69个城市很容易就能购买到房屋,这会让限购徒有虚名吗?进而会不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涨价潮?“当政策和人口一起来袭,涌向城市,不排除会出现新一轮的楼市暗涌,房价也将因为这些新的推动力迎来考验。但是,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城镇化如何推,‘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不能动摇,这是作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总体要求。”孙久文说。为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人民日报日前刊发文章称,无论是积分落户的超大特大城市,还是69个放开落户限制的大城市,分解落实城镇化的重点任务时,都要把防止房价大起大落作为前提条件,坚决避免投资投机者借机钻空子,同时不断精细化限购、限售、限价政策,满足刚性和改善型需求。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人口流动总体上将向大都市和大都市周边聚集,或许会对区域房价带来一定影响。他建议重视两个问题:一是在放开户籍同时,增加住房建设用地供应;二是做好房地产市场管控,防止借机炒作。(记者王红茹)

编辑:www.33kcd.com_www.33kcd.com-【及多元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xuewend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首汽约车连续数年亏损改革触及司机及用户利益 野村:安踏体育首季零售销售增长放缓重申中性评级 李荣浩演唱会北京站开启预售掀起全网抢票热潮 孟祥会:奔腾今年销量要实现60%增长 张佳玮:巴黎圣母院起火后从黄昏到午夜 苹果高通休战:\"掐架\"两年多全球打了50多场专利官… 郭台铭考虑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柯文哲回应 一篇报道引发的“血案”:数字货币凌晨全线“闪崩” 深圳暴雨引发洪水多人被冲走目前2人死亡9人失联 万科刘肖:新青年要做贡献者和行动者 苹果公司和高通同意撤销全球所有诉讼 法国“黄马甲”进入第22周图卢兹市发生冲突 男子购车被收金融服务费6000余元4S店称从未收过 粤媒:保利尼奥接球动作合理应判人和队员危险动作 新西兰恐袭案幸存者申请居留权当局称将尽快处理 金山软件股东变更:联想等3位股东同日退出 南非侨胞向“辱华”说“不” 谷歌新旗舰曝光:骁龙855+6GB内存,或是Pixel… 奥斯卡最佳导演卡隆获奖佳作《罗马》确定引进 澎湃评巴黎圣母院火灾:古建筑防火是人类共同责任 51岁央视主持人王小丫近照曝光,与4个月前差别有些大 “狼”烟四起兵临“城”下FSL揭幕战上演英超电竞德… 传奇:曼联卖C罗小贝都无所谓但博格巴决不能卖 梅根·福克斯与丈夫首次合作电影主演家庭冒险片 松下深化与丰田合作减少对特斯拉依赖 《遇爱》举办观剧团陈晓赞景甜“喜庆”反被爆料 中超-扎哈维破僵朱建荣读秒送乌龙富力2-1胜申花 视觉中国跌停市值蒸发近20亿全景网也被黑洞\"带走\… 谷歌云“团战”亚马逊微软 航运股逆市有追捧太平洋航运升逾4%破多条平均线 新华锐评:莫把版权变霸权视觉中国必须调整\"视距\" VIPKID发声明:遭遇大规模谣言攻击现金流稳健 招商宏观:土耳其动荡影响几何? 张云龙乔欣同框发糖“Young5组合”成团出道 富力VS申花首发:邹正赛季首秀莫10轮休周俊辰替补 麦当娜新专辑12变竟巧撞林青霞25年前造型 特斯拉回应松下中止投资股价跌幅缩窄至2.77% 2019上海车展:奥迪AI:me概念车解析 揪心的家长:什么招儿都用了阻止不了孩子近视加深 乡委书记被举报赌博还让女副乡长按摩纪委已介入 安踏体育:安踏品牌产品一季度零售额同比增10%-20% 数据显示:与波音737Max坠机事件相关的传感器易失… 只差十公里以色列“创世纪”号登月之梦宣告破灭 隔夜资金利率创4年新高央行今日动作至少两大超预期 中国环保科技出售北京医诺医院股权 Lyft上市第三周:跌近20%市值缩水30亿对手Ub… 世界最大飞机首飞成功背后是这位亿万富翁的梦想 南通大学研究生用开水烫小狗校方:处理结果出来会通报 经济学家预计2021年之前美联储都会按兵不动 星美控股大股东遭追数逾3000万目前仅还400万 澳至尊升近8%升破10天线料全年纯利大增 强对流黄色预警广西广东等地有8-10级雷暴大风 32分血虐创火箭队史第2分差!这轮系列赛稳了? 王牌对王牌:深蹲和硬拉,哪一个才是你最爱? 大型励志节目《中国少年梦》在央视国学频道重磅开播 黑龙江商人10年16胜诉无一执行资金链断裂被迫停业 申通:单票成本仍有改善空间今年市占率目标是11.5% 亚马逊“慢”的代价 索帅:不清楚埃雷拉是否能留队续约谈判仍在进行 欧盟调查谷歌在爱尔兰业务:探究其避税方法 前曼联名将:如此巴萨不足惧红魔第二回合有机会 窦唯17岁小女儿近照曝光,一头绿发神似姐姐窦靖童 奔驰车主哭诉维权涉事4S店员工曾诈骗客户1800万 安信陈果评政治局会议:经济增速企稳改革力度加大 北京奔驰官方回应西安“女车主哭诉维权”事件 爱奇艺高管谈互联网影视创新:将继续发力竖屏短剧 资本策略地产4月17日回购701万股耗资304万港币 名宿警告曼城:热刺周末还会打碎你英超冠军梦 美图手机告别:由小米接盘售后服务仍由美图负责 郭台銘考慮2020韓國瑜:震撼人心 看不下去了!这两天外国网友也都在疯狂@奔驰 湖人赛季总结会之库兹马:感受到篮球是门生意 高通苹果停战: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老艾侃股:核心问题是牛市有无结束 玻璃人!皇马新7号又双叒伤了本赛季只进了2球 西部第9解雇球队主帅他们有意让沃顿成继任者 金威医疗出售内地私营医院料收益约1242万 高德放出大招:每年不超百元提供高精地图 Uber上市谁愿买单 72岁秦汉与50岁翁虹同框好养眼,被问林青霞生气回应4… 三年订单为零!日本国产客机MRJ陷尴尬 美国收紧封锁古巴准备应对物资短缺新困境 因为这个功能,这些完好的二手iPhone不得不被拆解 警方回应朴有天吸毒视频报道:没有掌握过此类证据 盒马下线“物价回归1948年”营销自称罚抄课文100… 贾乃亮微博晒35岁庆生照,李小璐甜馨罕见缺席 曼联新球衣谍照:致敬三冠王!引球迷疯狂吐槽 行政区划调整后济南市已成为山东首个特大城市 零封黑洞!恒大发布战人和海报:大有引力吸引3分 纽约车展亮相斯巴鲁发布全新傲虎预告 台媒:台军新建\"快速\"布雷艇航速却只和渔船差不多 吴晓波:95后能在床上买到东西就绝不会下床 付之一炬巴黎圣母院大火前VS大火后(图) 无视亚马逊效应就是作死!投资者买股票前要长点心 马上出发|探索高原之美,资格漫步云端! 据悉欧盟或12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清单下周公布 任正非:华为愿与德国签订“不监控协议” 全民吐槽996马云为何说: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 王濛又有“新角色”执教以来已取得不俗成绩 央视一姐曹颖儿子近照曝光,网友:最帅星二代! 阿根廷国家电视台台长:我最喜欢的中国饮料就是茅台 奔驰女车主与4s店和解:换新车退还金融服务费 2019上海车展GYON携首款车型亮相 脱欧继续延期僵局难破北爱尔兰边境问题无解 《重耳传奇》骊姬麦迪娜上线重耳遭硬核前任为难 穆里尼奥就业最强敌是他!曝拜仁今夏邀他执教 海通姜超:在A股里面买银行股是非常成功的策略 财报季“开门红”之后美股未来怎么走? 视觉中国连续第三日跌停目前市值约143亿元 湖南衡阳警方打掉一“棺材霸”涉恶团伙7人被刑拘 财政大臣哈蒙德:英国议会很可能考虑新的英退公投 C罗走后皇马最强大腿是他!这烂摊子全靠他撑着 迪士尼CEO:2021年肯定退休已有接班人计划 报喜鸟从“高枝”跌落:高库存低净利巨额营销 新形象新技术路虎揽胜极光今晚发布 视觉中国欠投资者一份说明公告 流媒体服务将驾到!热爱迪士尼的小主有福了 去年才和阿里战略合作的中概股今日盘中一度腰斩 2月中日两大债主继续增持美债中国持仓创三个月最高 郭台铭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这三个细节很意味深长 北京有中学将研学游纳入综合素质评价:有收费商业化 参与巴黎圣母院修缮的脚手架公司发声:配合警方调查 皇马官方:董事会批准伯纳乌翻修贷款5.57亿欧30年… 来啊,互相伤害啊!美国欧盟威胁互征关税,金额巨大 名宿:索帅不一定适合曼联穆帅转会做的很差劲 制药厂事故致10死4年4次火灾就没“亡羊补牢”? 被打16-0还能反超!妖刀传人两节轰出新高-gif 特斯拉称公司所有车辆都将配备自动驾驶功能 美一男子携汽油进入教堂引恐慌被捕遭控三项罪名 宁波楼盘涉嫌摇号\"作弊\"承诺\"补助\"购房者最… 梁静茹曾被爸爸带去录伴唱带靠模仿练就好歌喉 中核集团原副总经理俞培根调任东方电气总经理 苹果高通和解:5GiPhone或提速,英特尔很受伤 岳云鹏为女儿招聘辅导作业老师吐槽:我快崩溃了 给你点颜色看看,这是一篇大做“表面”功夫的文章 法国文化部长:重建圣母院不差钱捐款已超8亿欧元 《怒海潜沙》曝李曼剧照身手矫捷演绎冷艳阿宁 杨幂工作室公告名誉权肖像权侵权案多起获得胜诉 大和:青岛啤酒目标价升至47.2港元予跑赢大市评级 比戈登更毒的奶来了!火箭系列赛赢不了勇士? 马上出发|探索高原之美,资格漫步云端! 富士康回应威斯康星州:致力于继续履行合约 传苹果为Arcade游戏服务投入5亿多美元积累百款游… 视觉中国之后,全景网络、东方IC等网站也无法访问 Netflix首席执行官将离开Facebook董事会 李嘉欣老公许晋亨被指月生活费200万,穿着短裤买烧鹅很… 波波维奇怒斥裁判吃T!叫了暂停为啥不给 邯郸华信房地产公司\"假破产\"或致12亿国有资产流… 央视主持人朱迅15岁儿子近照罕见曝光,网友:变化太大了… 欧洲议会新法案:平台不及时删恐怖内容将遭巨额罚款 富力地产开发海南项目或致澄迈9亩多红树林枯死 一季度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11.8%库存创61月新低 2019上海车展:林肯全新飞行家国内首发 大和:港灯上调至逊于大市评级目标价升至6.65港元 美国国债市场给美国股市带来了新的热门交易 辩论成“独角戏”:乌克兰大选辩论泽连斯基缺席 美国国债市场给美国股市带来了新的热门交易 美国经济衰退2020年三季度前到来?67%CFO这么预… 陈浩民出席慈善拍卖与佛有缘做善事得大师字画 特斯拉业绩前瞻:第一财季亏损到底有多大? 恩比德因为膝伤G3出战成疑76人扳平靠他carry 疑赵奕钦通话录音曝炒作内幕?欢娱影视:恶意剪辑 伴随终生、很难治愈:慢性疾病“过敏”要注意 杜克本赛季26场全美直播场均观众223w力压NBA 中超最佳阵容:傲骨埃神领衔归化李可振本土声威 车贷金融服务费乱象调查:奔驰凯迪拉克原来都一样 马斯克Boring公司缩减了东海岸“地下超级高铁”计划 特斯拉在自动驾驶领域落后但仍是消费者最信任制造商 《晓说》落幕高晓松还能贩售什么 胡歌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 成毅《怒海潜沙》曝剧照小哥打戏高燃利落引期待 李迅雷评3月挖掘机销量再创历史新高:旧周期的延续 章子怡晒生产当日照片称是人生中最骄傲的时刻 朴槿惠递交停止执行监禁申请:病痛致无法睡眠 太阳城公布巢湖市人民政府拟收回物业赔偿金额待定 亚马逊隐私门:别对智能音箱倾诉几千亚马逊员工在听 巴黎圣母院起火前23分钟火警曾响却给了错误定位 40cm的手臂瓶颈轻松突破究竟靠哪6招? 黄秋生提名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看好吴镇宇周润发 最令人敬佩的韩国人!孙兴慜=亚洲荣耀+超级英雄 卖空势头不减:Lyft股价持续下跌 中民投百日渡劫:严禁内部宴请暂停总监级以上提拔 大城市放宽或取消落户限制扰动楼市抢人还是抢房? 恒大就保利尼奥红牌向足协申诉:并非故意和恶意 直击|华为成立战略研究院要布局颠覆性理论和技术 梁静茹曾被爸爸带去录伴唱带靠模仿练就好歌喉 苏丹防长推翻总统一天后辞去过渡委员会主席 太阳城公布巢湖市人民政府拟收回物业赔偿金额待定 IBM周二发布财报:分析师关注收购红帽后影响 33分6记暴扣!不打养生球阿联依然是外援水平 新京报:“开往春天的列车”承载便民交通向往 谁来接手郭台铭商业帝国?接近富士康人士:效仿华为 騎行,穿越洛杉磯沿海美麗的風景綫 隔空秀恩爱!邓丽欣晒帅照为男友庆生王子亲吻回应 吴晓波:95后能在床上买到东西就绝不会下床 辩论成“独角戏”:乌克兰大选辩论泽连斯基缺席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瑞银升长实至90.6港元重申买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