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3kcd.com_www.33kcd.com-【网上娱乐】

来源:徐静蕾低调秀恩爱晒黄立行肌肉照甜蜜抱怨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10:37:52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中国今年棚改开工量腰斩,十年棚改为何急刹车?#标题分割#  按照国务院2017年确定的2018~2020年1500万套的棚改目标,外界一度预测今明两年的年均棚改新开工量约450万套。如今2019年棚改任务量大幅缩减,则意味着2020年棚改目标或有较大的反弹,否则难以完成三年1500万套的任务。  此前四年,中国每年棚改开工量均超过了600万套。2015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1万套,2016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6万套,2017年棚户区改造开工609万套。  棚改缩量早有征兆。一是新三年(2018~2020)棚改目标是1500万套,年均500万套,而上一个三年计划(2015~2017)是1800万套,年均600万套。相当于每年减少100万套。  二是近年大力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一些地方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棚改成本的增加又推高了地方财政负债压力;在帮助三四线城市解决楼市库存的同时,对当地房价的波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2018年10月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此次会议指出,严格把好棚改范围和标准,坚持将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区、林区、垦区棚户区作为改造重点。各地要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科学确定2019年度棚改任务。  从上述两个“严格”的表述中,已可以看出棚改工作的新动向,即一方面要坚持推进而非叫停,另一方面又要即时纠正地方实际工作中的一些偏差做法,比如随意扩大棚改范围,成本超支等。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这些年各地对棚户区范围和标准的执行,总体上是好的,但一些地方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有地方将棚改政策覆盖范围扩大到了一般建制镇,有的将道路拓展、历史街区保护、文物修缮等带来的房屋拆迁改造项目纳入了棚改范围,也有的把房龄不长、结构比较安全的居民楼纳入了棚改范围。  控制成本也将成为未来棚改工作的一个要点。去年年底住建部要求地方申报2019年棚户区改造计划时,就要求严格评估财政承受能力。对新开工的棚改项目,不得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实施建设工程或变相举债,明确政府融资的,应当依法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解决。  棚改大幕拉开已逾十年  我国大规模的棚改始于2008年。此前虽有东北一些地区实施棚户区改造,但总量不多,且囿于实物建房成本较高等因素推进较慢。此外,在2008年之前,我国整个保障房制度设计也是主要以廉租房、经济适用房为主。  华创证券房地产行业首席研究员袁豪表示,我国2005年开始就开始在辽宁实施棚户区改造,当时棚改资金都是地方政府来出,另外有一部分社会资金去承担。以前基本上都是实物安置,拆一套还一套模式,对政府来讲成本非常高。  2008年开始,我国开始将各类棚户区改造作为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大规模推进城市、国有工矿、国有林区(林场)、国有垦区(农场)等各类棚户区改造。棚户区改造开始成为我国保障房建设的主力类型,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逐渐退场。  2008年也是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一个重要年份,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国推出4万亿的大规模投资计划,以棚改为主力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客观上承担着改善民生以及拉动投资的双重任务。  梳理官方数据可发现,2008年至2012年我国改造开工各类棚户区1260万套,此后则是2013年320万套、2014年470万套、2015年601万套、2016年606万套、2017年609万套。如加上2018年数据(626万套),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一年间中国棚改累计开工超过4500万套。  如何评价这十余年的棚改进程?在官方表述下,棚户区改造既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重大发展工程,对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发挥了一举多得的作用。  2008~2017年,全国棚改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约1亿人“出棚进楼”。  住建部去年7月表示,棚改促进了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房价上涨较快城市,通过新建棚改安置住房,增加了住房供应;房地产库存多的城市,通过棚改货币化安置,促进了房地产去库存。  此外,棚改还带动了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棚改带动了有效投资和建材、装修、家电等消费,促进了上下游相关产业发展,对经济稳增长发挥了积极作用。2013~2017年,全国棚改完成投资约6万亿元。  棚改货币化退潮  当然,上述4500万套并非都是实打实建房。自2015年开始,政府开始“大力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升。简单理解就是,政府直接以货币的形式补偿被拆迁棚户区居民,而居民再到商品房市场上购置住房。  为何要推动棚改货币化安置,而非实物安置?  一个原因是实物建房进度慢,且政府承担的成本较高;另一个原因则是当时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原本就较高,再建设大量棚改住房,则会更加重楼市库存压力。而货币化安置方式,一方面通过棚改贷款缓解政府资金负担,另一方面也解决了商品房库存问题。  在2018年7月份的一次内部交流会上,住建部表示,2015年以来,住建部会同有关部门单位,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指导各地因地制宜实施棚改货币化安置,商品住房库存量大、消化周期长的市、县,要完善政策措施,引导棚改居民选择货币化安置方式,既促进房地产去库存,也避免重复建设。  正是由于中央部委政策上的推动,加上国开行等金融机构棚改贷款的助力,全国各地棚改货币化安置持续上升,也帮助三四线城市快速地解决了楼市库存问题。  棚改货币化进程对三四线房地产市场影响很大,正因如此,当2018年年中之际,政府将要收紧棚改货币化政策的消息传出时,业界对三四线楼市悲观的情绪也开始出现。  “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的关键因素,特别是三四线城市,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称。  2014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9%,2015年快速上升为29.9%,2016年这一比例更是上升到了48.5%。官方数据称,2016年棚改货币化帮助地方消化了2.5亿平方米的楼市库存。  官方此后一直未对外公布2017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而业界测算是在60%左右,帮助消化楼市库存2.5亿~3亿平方米。  棚改货币化政策的熊熊大火,在2018年急剧降温。随着三四线城市楼市库存的进一步消化,围绕棚改货币化安置推高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争论日渐增多。最终,政策偏向了收紧。  2018年10月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棚户区改造工作,要求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  在业界看来,既然棚改货币化的推出与去库存密切相关,在地方楼市库存已经大幅降低的情况下,缩减棚改货币化的比例也就成为必然之举。  2018年全国各类棚户区改造开工626万套,已经超过当年计划目标的580万套,相关部门同样未对外公布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数据。  中信建投证券报告称,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上升到2017年60%左右,对于加速推进棚改进程作用明显。但随着新三年棚改计划进入下半程,将会更多采取精准施策、一城一策的政策,预计部分货币化安置比例将会下调,货币化安置与实物安置比例将会趋向平衡。

编辑:www.33kcd.com_www.33kcd.com-【网上娱乐】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xuewend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乐视网被裁决向德邦证券支付7300万元债券本金及利息 蓝鼎国际全年亏损7亿减慢发展步伐 芭芭拉·布什传记将出,称被川普气得犯心脏病,不愿再称自… 武汉大学:17年前曾出台规定,穿和服不能入校赏樱花 中国搁置马苏德列名申请是庇护恐怖分子?外交部回应 滴滴司机被害柳青探望家属称尽最大努力帮助其家庭 为了不落后日本把这项技能列为小学必修内容 42岁黄海波风波后现身认不出,胡子拉碴太像流浪汉! 恒大300亿砸向新能源汽车5年内不会涉足其他大产业 一年损失数十亿是欧佩克拼命减产的另一个理由 范冰冰亲人否认开美容院传闻:只是帮朋友站台 减税来了:制造业最受益汽车地产医药业减税规模最大 发生了什么?全球债市纷纷拉响红色警报 HTC与高通合作加速XR一体机商业化 转基因是基因武器吗?NO!它们风马牛不相及 特朗普威胁关闭美墨边境民众日常生活会受牵连? 张跃文:上市公司得到的金融服务不少应加强持续监管 胜利旗下连锁拉面店销售额狂跌加盟商损失惨重 防酒駕拜黑白無常陸軍:作法不周延 李亚男晒女友视角视频王祖蓝亲吻女儿画面温馨 神州数码云转型成果初显未来着力打造全栈云服务 冠军赛孙杨800自预赛第1李冰洁王简200自晋级 巴西3月铁矿石出口下滑淡水河谷事故影响开始显现 教育部再放狠招:又一“名校招生潜规则”即将消失 欧舒丹有资金追入飙升14.25%暂为升幅最大个股 范少勋新片有杀气角色曾参考《蝙蝠侠》诡橘小丑 俄罗斯这款武器太厉害!美国承认毫无防御之力 捷豹路虎告江铃抄袭侵权案胜诉:陆风X7被禁售 越野改革、绅宝转型:持续亏损的北汽自主能否破局? 95年成人女星自曝16岁时与芬森有染!因此出道 好事近?霉霉戒指暗藏玄机甜蜜示爱男友乔阿尔文 中概股周五普遍上涨:汽车之家涨逾13%拼多多涨逾6% 25岁湖人小伙的照片!让我想起这仨程序员(gif) 堪萨斯城联储总裁:FED有必要对货币政策采取观望态度 建业vs深足首发:卡尔德克pk普神阿德里安首发 女子面黃肌瘦就醫困擾20年的頻尿問題一次解決 美司法部长拟4月向国会提交“删减版”通俄调查报告 张悬宣布怀孕感谢亲人陪伴张钧甯要做孩子干妈 真假?这个表带能让AppleWatch增加1.5倍续… 腾讯与飞利浦就智慧医疗达成战略合作 王源否认考伯克利走后门:全靠自己背水一战 互联网下半场厮杀加剧谁能成为中概股中最大黑马? 华为杨超斌:从2009年研究5G已布局15000个5… 特朗普批美联储拖慢经济增长经济学家:并非如此 雷杰:呼吁新一届发审委大幅提高IPO过会率 《P风暴》郑嘉颖调侃古天乐:加条感情线给他 印度反卫星试验遭美国批评:制造太空垃圾 國安基金條例修正案明審查財部傾向維持原條文 蘋果推新聞訂閱會不會拉走媒體原始訂戶? 中船集团资本运作变阵南北船合并传闻再起 搅局者入场?2家合资券商获批17家合资券商正排队 瑞信:下调海尔电器目标价至29.2元跑赢大市评级 林良铭:对手节奏快很不适应落后的时候没有放弃 彰化縣廣興國小成立共讀站建立書香社區 雷杰:呼吁新一届发审委大幅提高IPO过会率 河北一村民举报后拿了5万被判敲诈入狱终审获判无罪 2000万美元?原来澳大利亚的法律花钱就可以修改 里昂:李宁目标价升至16.6元维持买入评级 哈登超越科比!论得分他比81分巅峰科比还强? 94版\"赵云\":当年拍打戏都自己上有特效能拍疯了 映客发布自愿性股份回购公告:不超过1亿港元 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落地,盘点各家优惠政策! 工信部拟撤销72款免征车辆购置税新能源汽车车型 游泳冠军赛36人24项达奥运A标孙杨王简独占4项 办公交流应用Slack拟在纽交所直接上市不发行新股 实录:我是一名工程师曾为响水爆炸工厂提供技术服务 两桶油紧张吗?国际巨头要开1000加油站还带特色咖啡 帕特莱利:2006年的韦德,比科比更加出色 金一南:特朗普最近这个决定会让世界大乱 《绿箭侠》即将8季完结“IT女”先走一步 传PSA和FCA联盟联合打造电动汽车 男生健身,要是多练这两个部位,身材改变会更明显 周黑鸭被做空后上市鸭脖“三剑客”将何去何从? 我负责貌美如花你负责赚钱养家戴姆勒和吉利联姻能盘活… 野村:英镑的命运都握在“铁娘子”手里了 合肥市市长凌云:合肥迎“长三角”重大机遇 铅笔芯是怎么被塞进木头里的?用了这么多年后明白了 均瑶集团总裁王均豪:百年老店是初心 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遭绑架案情有新进展 英国无协议脱欧风险增加欧盟国家做了哪些准备? VIPKID米雯娟:家长学生通过共享经济受到更好的教育 冉莹颖晒孕照宣布三胎已快生蒋欣评:幸福妈妈肿 北京:沙尘虽然减少,治霾仍不轻松 西部战区总医院紧急赴凉山执行山火救援及人员搜救任务 中兴通讯:控股股东中兴减持公司8054万A股股票 76人核武命中生涯第二记三分!西蒙斯你慌不? 陈峰“复出”8个月后谈海航:今年仍是困难的一年 《都挺好》大结局了这些隐藏的苏州美食你还不知道 “五行币”传销余毒:创始人专门出书造手机助其洗脑 国内期市回暖股指期货成交量大增 范冰冰美容院开业:妙美肤殿堂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又一起河北井陉卫健局将失独家庭列为扫黑对象 星扒客|衬衫不时髦?那你肯定没学邓紫棋吴磊的叠穿大法 辭世前一天仍堅持運動洛華裔人瑞享嵩壽111歲 今年最时髦的元素竟然是一条铁锁链? 一季度全球并购规模下降17%跨国并购下降45% 柯志恩宣布選板橋立委自爆有5個精彩的「第一次」 吉林一医院输液器内发现疑似毛发续:输液器已封存待检 明明:猪通胀不是货币政策掣肘工业通缩更值得关注 魏如萱老公生日也是卢凯彤冥诞想用音乐互相陪伴 中法签下350亿美元大单法媒不约而同用了这个词 被场地所有者拒绝:苹果放弃在以色列开店计划 响水爆炸后全国大排查20余省密集部署危化品检查 密云丫髻山过火面积约500亩平谷区内仍在扑救 周最佳:利拉德&庄神当选这是利指导赛季首次 回头望月!张玉宁替补登场秒破门国奥屠杀好戏 周末娱乐指南:《密室大逃脱》杨幂邓伦撸串喊麦 朱辰杰:奥预赛后以调整为主尽全力帮申花走出困境 VIPKID米雯娟亮相博鳌:在线教育成教育普惠助推器 潘玮柏晒与王心凌后台合照“甜心教主”歪头灿笑 贾跃亭的“白衣骑士”们 财政部部长刘昆:今年确保基本民生投入只增不减 腾讯程武:腾讯影业将发力三方向讲好中国故事 清明祭祖燒金紙小心PM2.5空汙損健康 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会:金融\"突围\"分论坛实录(… 网易成被执行人 卡帅:郜林广州塔都有小伤今年比赛投入强于去年 太阳耀斑磁场比先前认知强十倍强度与冰箱磁铁相似 瑞信:中国通号目标价升至6.48元维持中性评级 利拉德36分开拓者6连胜特雷杨准三双老鹰折翅 软银集团计划针对日本国内散户发行45亿美元债券 胡杏儿称儿子睡觉脚比爱心却被网友指这动作不好 Airbnb向印度连锁酒店Oyo投资逾1亿美元 云南一官员KTV被拍不雅照当地纪委:降为科员 陕西副省长陈国强被免曾为赵正永“大管家” 《欲望都市》将拍续集女人过50也有精彩人生 前十大私人银行变阵:招行和四大行私行规模增速放缓 西媒:美国恐惧中国全球影响增强 新东方在线联席CEO发内部信:让技术成为发展引擎 一图读懂成都市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 中国金属利用年度股东应占溢利降89%至2010万元 广发银行客户经理受贿获刑利用贷款审批权收好处费 官宣:帕托回归圣保罗中超之旅正式宣告结束 5G走向生活6G布局研发 云南一官员KTV被拍不雅照当地纪委:降为科员 韩国欲在日韩争议岛屿附近进行海洋调查日本抗议 日本首相与美军司令就推进边野古搬迁达成共识 野村:中国建材目标价升至6元维持中性评级 2019年春季发布会后苹果悄悄给2015款机顶盒改名… 路虎告赢陆风依旧面临困境质量和可靠性仍然低于平均水平 高速增长VS盈利前景堪忧,投资Lyft时如何权衡利弊? 苏媒:想挽回球迷的心肯帝亚周六必须得拼了! 传软银和亚马逊拟投印度一共享汽车平台:金额1亿美元 四川雅安3名未成年人杀害女子一嫌犯家长写信致歉 美国企业品牌价值排行:亚马逊第一Netflix增长最… 花旗:中国中车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升至8.37港元 一图看懂李克强博鳌演讲释放重要开放信号 药明康德升逾3%破顶兼晋身红底同系药明生物扬3% 丹佛的六大神秘美食|美國中部城市旅遊攻略 积分比例“红线”划定车企“追分大战”开启 威少成NBA历史第1!72次三双除了他没人拿得到 领展升逾1%破顶暂四连升涨约6% 获奖片《地久天长》被批不真实也没有反思和赎罪 英超-萨拉赫90分钟造乌龙绝杀利物浦2-1热刺领跑 沈祥福谈三连败还是老一套!好好总结我的问题 偶像松下玲绪菜被曝光未成年饮酒暂停活动反省 索尼确认关闭北京工厂系缩减成本在华还有四家工厂 《P风暴》郑嘉颖调侃古天乐:加条感情线给他 博鳌亚洲论坛:四大旗舰报告发布把脉亚洲经济合作 联想控股总裁:随着市场恢复有望重新贡献利润 积极响应国家政策福特下调中国大陆进口车售价 城市人口竞争谁是赢家?西安郑州加入千万俱乐部 超级网红挑大梁如涵已开启簿记 陈华再谋资本局:京基欲入主阳光股份 美容院销售整形假药被查老板偷偷继续\"开张\"终被捕 拜仁新宠神仙球引阿森纳骂声一片:我恨你温格! 每日互动今日成功IPO 隔空撒狗粮!王力宏李靓蕾同一角度合影迪拜塔 App有没有窃听?在小红书搜索“意外怀孕”结果懵了 纳扎尔巴耶夫交班父传子家天下非政治体制现代化 韦世豪或遭恒大队内处罚!铲球上热搜引国内众怒 主帅薪水排名:卡帅中超最高佩雷拉里皮斯托上榜 三场1球未进!人和进攻顽疾仍在二年级魔咒难摆脱 维特斯险些复制麦迪时刻热火输季后赛关键战 美航飞行员呼吁审批波音737Max软件更新时勿操之过急 意甲-门将开场33秒送礼AC米兰客负桑普遭遇2连败 波音麻烦不断:遭空难受害者家属起诉被指获非法补贴 就现代私塾问题给编辑的信 繼花蓮後臺東縣政府宣佈4月1日起禁用廚餘養豬 短道速滑“濛之队”碾压美国大冬会冠军独揽4金 境外媒体:美舰再穿越台湾海峡海岸警卫队首次参与 1正部被捕3副部被公诉 完美世界:与Google达成合作积极探索VR等新游戏… 公安部:2018年破获制贩“三假”刑事案件7502起 美国股市迎来黄金交叉标普500指数“钱”景光明 IHSMarkit:2018年iOS收入335亿美元… 韩警方因对张紫妍证人尹智吾保护不到位正式道歉 张本效应!日本小学生最想看的奥运比赛乒乓球第5 两部门:医疗卫生机构厕所要基本无蝇蛆、无明显异味 科学界质疑电子烟背离初衷,警惕青少年成瘾君子 京东方精电现跌逾6%跌穿50天线年度纯利下跌22.5… 刘嘉玲参加慈善晚会,胸前的祖母绿项链成亮点! 专家:2019年黄金均价预计在1330美元/盎司左右 13亿美元收购家乐氏曲奇业务费列罗如何撬动新市场 通州和北三县整合规划将出台北三县会迎来哪些利好? 陈冠希与刘嘉玲亲密搂肩合影,尊称她是“时尚导师” 又一大中锋赛季报销!场均10分马刺系内线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