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a0000.com_sunbet代理加盟

来源:林峯首尝\"制服诱惑\"直言开心阿Sa拍爆破戏险伤脸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2 10:36:48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

  温州一工地上挖到“大疙瘩”足足一百多斤,值上千万?#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标题分割#  (原标题《工地上挖到百斤“大疙瘩”,泡水喝了四个月,腰间盘突出都好了?》)  水电工余师傅说,半年前他在温州一个工地上干活,挖土机挖出了一块大疙瘩,他怀疑这是个宝贝。  工地上挖到“宝贝”,怀疑是“太岁”  余师傅:“那天刚好是无所事事,跑过去踢了几脚,这个东西有弹性的,我就把它捯饬捯饬,把它捯饬干净了,就这样子的。”  余师傅打开车子后备箱,里面有一个大塑料箱子,箱子里是一堆凝胶状的东西,充满弹性,摸上去黏黏的,外面颜色较深,里面几乎是透明的。此外还有一小块,是用水桶装着的。余师傅说他称过重,加起来足足有一百多斤。  余师傅:“网上也查了好多次,他们说像水晶太岁一样的,这几天空闲了嘛我跑到杭州这边来,我看了1818黄金眼了,才跑过来看能不能,联系得到嘛。”  火烧后没有塑料味  记者请教了浙江中医药大学的丁教授,每一次都有一个验证环节,用火烧,如果是塑料味儿,那肯定是硅胶;如果像头发烧焦,那就有可能是所谓的太岁。记者建议,用这个办法当场先验证一下。  余师傅:“烧了只会鼓泡泡,烧不起来(不太像是塑料?)肯定不是塑料,塑料一烧就着了。”  扯下一小块用打火机烧了烧,烧不着,但闻着似乎不像是塑料烧焦的味道。  丁教授表示这次的很“特殊”  记者带着余师傅第三次找到了老朋友丁教授。丁教授仔细询问了余师傅发现和保存的过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可以设想,第一个,我觉得至少它是一种生命体,放了这么长时间,半年多了,放在阳台上晒过它没死,肯定不像我们上次看到的硅胶。”  丁教授首先判断,这不是小王姐弟俩上次捡到的硅胶,不过又给余师傅先泼了泼冷水。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太岁头上动土,为什么这样讲呢,并不见得是好事,因为电视台找我,我觉得只能说一下,并不一定它就是严格意义上的太岁,第二个,不一定有很高的价值,你们捡到我也很理解你们的心情,我要多少多少钱,也给大家泼个冷水。”  把这箱凝胶状的东西搬进屋子后,丁教授还是让余师傅先用火机烧,仍然是点不着,接着丁教授凑近闻了闻。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有没有晒干烧过,味道不是塑料的味道(余师傅:根本就烧不着)那你们有没有烤干(余师傅:烤干了,我放在煤气灶上,用螺丝刀叉在那里,像烤肉一样地烤,烧了之后它就是会慢慢缩小)那时候什么味道呢(余师傅:就是冒白烟嘛,反正具体的我也说不上)现在刚才说的话我要回收呀,因为我很明确地讲你这个非常特殊。”  余师傅不仅用“宝贝”养过鱼  还泡水喝了四个月?  在用火烧之前,丁教授先给余师傅泼冷水,说不一定是太岁,但用火烧,闻了味道之后,又说要把话收回,还说余师傅捡到的东西非常特殊,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余师傅真的是捡到了宝贝?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你们很关心这个东西,有没有价值对吧,我想到一个简单的办法,首先确定有没有毒,养鱼最方便,养小鱼几天就挂掉了。”  丁教授的意思是,首先要验证这个东西有没有毒性,余师傅说他还真验证过,当时捡到宝贝后,他不但用水泡过,还用泡过的水养过鲫鱼。  余师傅:“我拿回来的时候,用塑料袋装着都快死了,我说这个肯定有的吃了,放在水里面,养了五六天还不死,泡这个的水(泡这个的水,然后那个鱼不死是吧?买来的时候快死了?)嗯,买来的时候快死了,被塑料袋套着。”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这么神奇啊?)这个说法我理解也不理解,毕竟人都有美好的愿望嘛。”  丁教授认为,这不作数,应该用泡过宝贝的水,和没泡过宝贝的水,分别来养鱼,才能做比对试验。余师傅又说了一件奇事,说他不仅用泡过宝贝的水养鱼,自己还喝过。  余师傅:“我喝了将近有四个来月了(四个来月喝了之后身轻体健了吗?)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腰间盘突出也没上医院,就是喝了这个水,在山上那个中药那里,拿了点酒精涂了一下。”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这次我对他的这个有点兴趣,我看一下,有点特殊我留一点,我后面看一下吧,我也做点实验。”  记者提出疑问  听余师傅说得玄乎,丁教授也来了兴趣,不过这次轮到记者忍不住想泼泼冷水了。(图片来源于网络)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教授,有那种泡泡球,就是很小的,水泡之后会膨胀)那叫海藻酸钠多的,我现在是在做这个东西(那个成分是什么?)海藻酸钠加氯化钙,因为海藻酸钠是粉状的,是液体的,但是加上钙离子之后就很像凝胶,跟他这个很像的,就是凝胶,像弹弹球一样的。”  丁教授表示会做实验验证  再给余师傅答案  丁教授说了,余师傅捡到的东西,不是硅胶,也不是凝胶,余师傅的朋友忍不住了,终于还是问了那个问题。  余师傅的朋友:“你这个如果是太岁,有人回收吧?”  浙江中医药大学教授丁志山:“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了,没有任何确定它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情况下,谁会要呢,有的东西叫有价无市,能卖得出去吗,如果真的好的话,我觉得大家都会来抢你的,但是我说不知道它到底好不好,有没有效果,万一真是硅胶的话,你闹天大的笑话对吧,我刚才讲的,希望它是有益的生命体,确实有效,你要去吃去喝,我很不赞成,万一它真的有毒。”  丁教授说,下一步他会动用实验室的设备来进行验证,快则一周慢则两周,会给余师傅一个明确的答案。

编辑:www.a0000.com_sunbet代理加盟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hitu8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人造肉好吃吗?健康吗?便宜吗?一篇文章答疑解问 百世集团5月14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宝龙地产4月合约销售额53.79亿人民币 保时捷5.99亿美元和解德国检方“柴油排放门作弊”调查 非农猛增26.3万人搅动全球市场晚间还有5个小炸弹 惨烈的一分!郜林被撞飞担架抬走恒大一场伤三人 奚梦瑶订婚戒指曝光!何猷君晒照有意隐藏,却被朋友实力“… 王宝山:本场战术纪律执行比较好赢球有运气成分 袁立在地铁和老公亲吻秀恩爱,网友:注意下场合 上港VS鲁能首发:巴西三叉戟联袂格德斯终出战 真把员工当兄弟?送1万美元+3月工资鼓励离职创业 郭台銘:威州投資計畫不變 苹果股价近7个交易日下跌超过10% 汤臣集团5月2日回购750万股耗资2308万港币 珠海香洲:一单位只建一微信群下班不许发工作消息 18年前的今天,卡特半场命中8记三分创NBA纪录 按揭界料香港银行或减按息中原:今年将延续低息环境 《过昭关》终极海报祖孙情深观众感动落泪 黄子韬不惧流言直言“不做艺人也要坚持自我” 传斗鱼推迟美国IPO:推迟时间至少一周新计划未确定 合生创展走向何方:慢周转与转型艰难地产高管来又去 九城股东大会通过增资提案推动与贾跃亭旗下FF合作 购买全部图纸印度拟复制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 库克:苹果平均每两至三周会收购一家公司 上汽投30亿补贴名爵荣威受益吉利长城或承压 李亚鹏恋情疑曝光!女方是身价超500亿女老总,长相酷似… 库德洛:摩尔承诺\"全力以赴\"前一天就已决定退出提名 KMT初選辦法出爐韓國瑜:尊重一切安排 头部私募重仓股曝光外资招兵买马 张可盈献唱央视五四晚会甜润唱响青春正能量 欧阳娜娜素颜大方任拍婴儿肥可可爱爱,打扮朴素学生气十足 旅客强行越站乘车加收50%补票款相关规定早已有之 警惕!多伦多数位华人被骗钱!还反遭威胁:“小心看着点你… 嘴巴裡長出白色的條紋,小心會變成口腔癌的這2種原因! 进攻成功率80%的杀招!G6第四节勇士靠它砍19分 健身房健身:龙门架夹胸怎么练上胸只有夹胸吗? 北京6个区新任7名党政领导 美军提交涉伊朗新军事计划或向中东增兵12万 上港客战川崎海报:藏锋守拙今夜兵发日本全力备战 周杰伦拍儿子Romeo追鸽子反被昆凌偷拍 恭喜!何猷君求婚成功奚梦瑶两人现场拥吻超甜 “未来15年在中国作大部署”巴菲特何以看好中国市场 曼城隐忧!5200万大将伤病恢复不利还得继续疗伤 她的“准老公”,也比前夫优秀太多了吧? 通俄调查风波:前白宫律师拒绝公开为特朗普证清白 袁仁国卸任茅台财务公司法人仍任职部分茅台系公司 大小S母女合照罕见曝光,大姐和妈妈像同龄人一样! 巴菲特候选接班人首答提问未来考虑让4人坐上主席台 一张机票1176元6公斤行李却要1444元!这是咋回事… AT&T实现2Gbps的5G速率10秒下载一部高清电… 日本突发汽车撞幼儿园师生事件已致2人死4人重伤 欢迎中国人!加拿大各类签证做出重大修改 利物浦恐怖大杀器竟等于一个C罗!梅西一骑绝尘 期待已久宝马新3系旅行版或9月发布 周杰伦晒叶惠美小小周合照网友:《听奶奶的话》 害怕1987股灾重演,JimCramer告诉大家该减… 新希望重组后首推股权激励计划价高行权条件严苛 5月8日全美国打车难?Uber&Lyft司机… 初選辦法將敲定黨代表希望增加參與程度 联想回应“海外召回中国不召回”传闻:信息都是假的 盛京银行逆市涨近6%收复10天及20天线 厄齐尔谈与主帅矛盾:转会?与阿森纳尚余2年合同 这一非美货币被低估了19%5月份往往是疲弱时节 通用汽车能否重振凯迪拉克? 环球通证去年度亏损扩大至1.39亿元不派息 恒大客战广岛首发:三外援出战韦世豪搭档郜林 困扰所有申请党的世纪之问:究竟是「托福」难还是「雅思」… 高危!高估值的高位业绩堪忧股名单来了 首都机场将采取更严格安检措施建议旅客提早抵达 刚刚,我们用大数据逮住了成都的夜猫子 广东载7人渔船遇险沉没:1人失联现场浪高近3米 老机车房窗户加护封周边荒草被清除 3000万镑!巴萨再砸切尔西大将今夏真留不住了? 或很快试飞?波音737MAX准备复航 幼儿园孩子身上发现疑似针眼警方:控制3名嫌疑人 移自家200年老树,加州夫妇惨收60万美元罚单 外媒:华为在加拿大宣布三项新承诺 经纪时代:中间人是如何创造价值的 迪士尼第二季度财报超预期盘后一度涨超2% 融资后便可高枕无忧?特斯拉最大危机可能即将到来 一日之計在於晨!理想生活就從早餐開始 中俄海军演习互相开放武器参数取得三个历史性突破 《谋爱上瘾》海报预告双发引期待揭开黑色爱情帷幕 东盟10+3考虑将人民币和日圆纳入其区域货币互换协议 《复联4》破两项吉尼斯纪录全球票房10亿仅用5天 罗永浩:我的努力可能失败但我的创造力才刚开始发育 凯文倒下了凯文站出来!勇士赢球头功是他 汇丰:重申亚洲水泥买入评级升目标价至10港元 陈凯琳郑嘉颖争抱儿子每人限抱20分钟 媽媽、阿嬤是行動早療神隊友 青年游泳锦标赛沈阳举行参赛运动员数量远超预计 融资降速4月40家典型房企融资总额753.62亿元 投资者不再购买\"特斯拉梦想\"特斯拉将面临严酷现实 加纳小哥直播在华坐绿皮车外国网友:很酷且暖心 腾讯Q1财报有望打翻身仗?机构抢跑调高腾讯目标价 印尼锡纳朋火山喷发中领馆提醒勿前往火山周围 美媒:Instagram仍未控制好疫苗相关错误信息 周美毅独自为孩子庆生表思念:不会放弃寻找你们 云集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中国会员电商迈向发展新征程 海南省高院副院长夫妇被查被指名下拥有36家公司 夏天夏天悄悄来临,告诉你个小秘密~ \"造假肉\"公司上市涨幅破10年记录背后是怎样的生… 【乐活蒙城】蒙特利尔超市里这几种防晒霜千万别买!你变老… 被曝存大量色情信息微信正式下线漂流瓶功能 不设付费墙英国卫报靠这招花3年扭转巨额亏损 赛门铁克CEO辞职公司股价下跌15% 蛀牙窩洞大補綴易脫落3D齒雕一體成形免煩惱 美高中生拒打水痘疫苗还告卫生局侵害宗教自由 中兴积极推进5G发展首款5G手机计划在欧洲上市 Hi-Fi“神砖”发布内建大屏新款续航可达10小时 阿不都:周琦可能加盟斯托斯克蒸桑拿是为恢复 12年前的今天勇士完成NBA史上最艰难黑八奇迹 报告:我国网民规模达8.2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59.6… 沙排亚锦赛:中国女队能否“收复失地”重获冠军?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武汉南湖大量污水直排 京粮控股被诉需连带赔偿3亿?担保函真伪存疑 盘点世界马术及中国马术历史上的的那些“第一” 黄小柔曝4inLove被解散內幕:突然间从地狱到天堂 马竞队长将开发布会宣布离队下一站加盟国米 巩俐确定出演电影中郎平一角关晓彤或饰演惠若琪 脱欧乱局引发选民愤怒两大政党在地方选举遭到重挫 友邦保险中国业务为市场分部中增长最迅速的业务 对话晨星投资:巴菲特获得的回报印证了他的理念正确 “蓝色突击-2019”中泰联训泰方参演舰艇抵达湛江 “过会”丸美借美妆突围:上市五年长跑突围承压 饿了么口碑发布生态赋能计划与1000家合作伙伴协同 在沃尔玛干这份工作年薪比牙医、律师都高? 从平成拖到令和日本民企火箭发射终获成功 波切蒂诺调侃:如果热刺能拿欧冠我就退休了 大兴机场完成试飞四家航空公司派出“王牌”机组 马斯克:希望明年每周工作时间减至80小时 盘点世界马术及中国马术历史上的的那些“第一” 软银最新季报利润或小幅增加:愿景基金IPO受关注 四月净申购150亿元ETF规模与费率统计(2019年… 大地真央出席舞台剧彩排称作品会留在观众心中 张雨绮回应被指长胖: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减就是了 皇马犯愁!想买博格巴至少掏2亿盼他降薪转会 追求低级趣味这些官员被严查 “张天师”的善心汇:靠卖“善种子”赚了十几亿 今年至少10所教育部直属高校党政一把手调整 真人版《刺猬索尼克》被批太丑导演发文:愿意改 德央行行长对德国经济充满信心敦促欧银政策正常化 7天暴涨220%人造肉火了盖茨小李子争相投资 拜仁请皇马旧帅担任主教练?辟谣:绝无此事 金价涨势昙花一现?最新黄金、原油日内走势分析 马化腾在朋友圈公布的腾讯新愿景,是怎么诞生的? 骑士5年合同签新主帅!密歇根大学12年教头赴任 丝路物流控股磋商延向拟经营石油焦业务合资注资 沃尔玛新规:7月开始购香者年龄要达到21岁 外媒曝央视将播动画片《变形金刚:哪吒》 评论:坦白父亲侵华往事村上春树令人尊敬 美妆圈大drama!1千多万粉丝的Youtuber被撕… 今日北京天晴气爽最高温29℃明天需防雷阵雨 注意防护北京多地区已陷轻度污染 美国\"搬砖族\"职业排行榜:什么工作有前景又有\"钱… 人民网评:劫持浏览器主页,是该改邪归正的时候 梁志天设计上日下跌18%后现反弹近两成 剑桥大学:可口可乐在学烟草公司隐藏对其不利的研究 苹果股票还能不能买?关註这个先行指标 还记得温哥华那颗在屋顶的网红树吗?!走起啊。。。还有1… 网商银行去年仅赚6.7亿行长:营收和利润从不是目标 台中后里廢棄輪胎廠大火上百警消搶救漸撲滅 任泽平紧急解读2018年统计公报:经济增速换挡 利空“靴子落地”A股放量大涨抄底的时机成熟了? 媒体:飞絮成灾是树之过还是人的错? 剑桥大学:可口可乐在学烟草公司隐藏对其不利的研究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今天上午9点试飞将创下多项纪录 單一分局2天抓10酒駕9人被移送 被忽视的却最稳!山东好汉逆势爆发喜看鲁能扛旗 中央环保督察批安徽省林业厅:欺上瞒下失职失责 中国摩托艇联赛“太极水杯”重庆彭水大奖赛开幕 全球中央银行第一季度购入黄金总量为2013年以来最高 吃掉100+份冰激凌清单拿走不踩雷 中央环保督察组:黄河湿地保护区违建问题突出 網軍1450基地曝光影武者民進黨幹部吳濬彥 亚裔团伙“假结婚”骗美国绿卡,近100人遭控206项罪… 只此一家!布朗克斯区唯一的书店是什么样的?其背后藏着的… 這些常見的「用藥安全」問題,你答對幾題呢? 投資移民詐騙洛縣兩華人遭起訴 成都小黄车疑当废铁卖?OFO回应了!至于押金… 4月车市继续下行,自主份额再走低,新能源仍逆势增长 马儿不让搬蹄怎么办?一个方法帮你搞定! 马来西亚央行近三年来首次降息 惊艳!北京冬奥场馆最新效果图曝光 特斯拉Model3中国造车载电脑25%关税豁免申请遭… 皇马最大难题就是得分除本泽马外的射手共12球 英首位女防长上任欧洲三大国的女防长谁更厉害? 阿贾克斯锁定荷甲冠军!青春风暴时隔5年夺冠 关键时刻这样出手反击一场世界级的绞杀与反绞杀 00后圈内黑话曝光,看懂算我输! 五一当天巴黎又乱了而特朗普发80条推特刷新记录 雏鹰农牧子公司破坏草原地方政府反而套取奖补资金 长和跌逾1%澳洲合并计划被否决拟提上诉 富瑞:宇华教育给予买入评级升目标价至5.4港元 湖人新主帅基本确定是他了!基德可能担当助教 王俊凯出席APEC未来之声青年创新论坛向世界发声 吴廷烨拍铁探推戏约赚少百万屡次失恋仍期待婚姻